上坊新闻 > 社会 > 兰桂坊认证网站 腾讯寻找下一张船票

兰桂坊认证网站 腾讯寻找下一张船票

人气:3467 发布时间:2020-01-11 13:56:41
自1998年成立以来,腾讯进行了三次组织架构调整。在马化腾看来,腾讯的每一次调整,都是源于组织内外环境以及业务发展战略改变。配合第三次战略调整,腾讯投资也在发生变化。困局11月14日下午,腾讯发布了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腾讯第三季度营收805.95亿元,去比年同期增长24%;净利润为233.33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0%。腾讯股价在经历了今年1月29日的高点475.6元再到11月7日的...

兰桂坊认证网站 腾讯寻找下一张船票

兰桂坊认证网站,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

作者:何思妤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今年双11是阿里巴巴缔造的第十个购物狂欢节,交易额首次突破2000亿大关。这一天也是腾讯20岁的生日,司庆主题被定为“全新出发”。

20年间,这两家公司抓住了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两波红利,成长为中国互联网的两级。如今,他们又站上了同一起跑线——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升级的前夜。

这一年来,中国互联网行业集体遭遇寒冬,腾讯也未能幸免。股价下跌市值缩水,业绩增速下滑,游戏承受监管重压,短视频赛道也出现了有力的挑战者...... 在业务呈现颓势的同时,“没有梦想”、“丧失产品能力和创业精神”、“投行化”、“数据没打通”等争议声四起,20岁的腾讯突然站在了十字路口,所有人都在观望巨头将何去何从。

变局

9月30日,腾讯启动战略升级: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并披露了组织架构调整方案:将原有七大事业群重组整合,保留企业发展、互动娱乐、技术工程和微信事业群,原社交网络、移动互联网、网络媒体事业群整合为平台与内容事业群,新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将整合腾讯云、智慧零售、安全产品、腾讯地图、优图等核心产品线。

这次调整酝酿已久。早在2017年年底的员工大会上,马化腾就说过:“现在的腾讯需要更多2b的能力,要在组织架构上进行从内到外系统性地梳理。”

对于这次调整,马化腾表示,“此次主动革新是腾讯迈向下一个20年的新起点。它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战略升级。互联网的下半场属于产业互联网,上半场通过连接,为用户提供优质服务,下半场我们将在此基础上,助力产业与消费者形成更具开放性的新型连接生态。”

腾讯宣布组织架构调整后不足一个月,马化腾在知乎发问:未来十年哪些基础科学突破会影响互联网科技产业?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会带来哪些变化?

他上一次在知乎提问还是2012年,也是在组织架构调整后不久。他提了两个问题:“互联网处于人类历史发展的哪个阶段?下一个十年,互联网升级的大致方向在哪里?”

自1998年成立以来,腾讯进行了三次组织架构调整。对此,马化腾最近在公开信中总结:

2005年的事业部制,使腾讯由一家初创公司转向规模化的生态协同,从单一的社交产品变成为一站式生活平台;2012年升级为事业群制,推动了腾讯从pc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升级。第三次调整是又一次战略升级,腾讯要由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主动进化。

在马化腾看来,腾讯的每一次调整,都是源于组织内外环境以及业务发展战略改变。

新一轮调整后,腾讯将在产业互联网时代扮演怎样的角色?11月初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马化腾在公开信中强调,“腾讯不是要到各行各业的跑道上去赛跑争冠军,而是要立足做好’助手’,帮助实体产业在各自的赛道上成长出更多的世界冠军。”

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他再次表态,腾讯做产业互联网的最大优势就是不直接介入到商业,“我们做好自己的定位,都不提赋能,赋能还是太高调了,我们叫助手。也就是传统行业为主,我们在旁边递工具帮忙。”

说起来,腾讯的开放和低调姿态,还是在3q大战之后开始的转变。

2011年3q大战结束,很多人说腾讯赢了官司却输了声誉。在外部,新社交平台不断涌现,新浪微博快速崛起,小米开发了米聊,百度以460亿美元市值夺走了腾讯保持五年的第一头衔,而拯救腾讯的微信之后才诞生。《腾讯传》中记载:“马化腾精力交瘁,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产品信仰’。”

当时,马化腾组织了16名高管讨论“什么是腾讯的开放能力?”最后确定下两大核心能力:资本、流量。此后,腾讯提出了开放的战略,决定“把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

当年成立的腾讯产业共赢基金半年投出近30亿,而腾讯当时年利润不过80亿。“没有什么比把一年的利润投给产业链更正确。”马化腾在第一届腾讯合作伙伴开放大会上说。此后,腾讯投资部开始大规模撒网布局。

今年1月的腾讯投资年会上,腾讯总裁刘炽平称,“过去数年腾讯共投资了600多家企业,仅这些投资企业新增加的价值已超过腾讯本身的市值。”

在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腾讯投资董事总经理湛炜标披露了最新的投资成绩单:截至目前,腾讯整体投资数量超过600家,投资规模超过千亿元,涉及社交、数字内容、o2o、智慧零售、金融科技及其他等多个行业和领域,包括100余家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

刘炽平

从八年前引爆腾讯负面评价的文章《狗日的腾讯》,到今年刷屏的《腾讯没有梦想》,一场危机倒逼出了一个开放的腾讯,但堪比一线投资机构的投资成绩单,也导致对腾讯“投行化”的质疑。

36氪从多个信源处获悉,今年下半年来腾讯投资已开始缩紧。配合第三次战略调整,腾讯投资也在发生变化。湛炜标指出了腾讯投资的“变与不变”:

不变的是腾讯的投资理念,即生态战略出发,支持优秀创业者,看重长期价值,目标放眼全球;变的是,未来,腾讯投资除了保持对消费互联网新型消费、头部内容、垂直领域和前沿技术探索外,会更注重对产业互联网各个关键节点的布局:包括智慧零售、优质教育、企业金融、汽车服务、传统产业的信息化等。

困局

11月14日下午,腾讯发布了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腾讯第三季度营收805.95亿元,去比年同期增长24%;净利润为233.33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0%。超出市场预期。

腾讯股价在经历了今年1月29日的高点475.6元再到11月7日的293.4元之后,此次财报正是腾讯第三次调整组织架构后第一次公开财务数据。它关乎外界对腾讯的预期。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腾讯游戏收入为285.1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为32%,低于去年同期;腾讯云前三季收入达60亿,在游戏及直播领域维持领先地位,并扩大了在金融及零售等行业的市场份额,云服务付费客户同比增长超过1倍。

此前,游戏业务撑起腾讯半壁江山,腾讯云和支付并列在“其他业务”下。在新一季财报中,游戏业务在总营收中占比降低,腾讯首次披露了云服务的收入,无疑是希望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向外界传递新旧业务重心转换的信心。

虽然腾讯云有了进展,但相比阿里云依然处于弱势地位。近期许多媒体文章都提到了一个细节:

2010年加入腾讯的陈磊一手建立了腾讯云,并实施了占领市场的战略主张:通过创投等方式,向早期创业公司提供免费云服务;通过媒体平台,向中期和成熟创业团队提供云服务礼包;向社会提供免费的大规模计算力,同时开放腾讯自身运营游戏和社交的数据模型。

但当时sng负责人汤道生却主张利润为先。2014年陈磊离职,2016年腾讯才重视云计算,开始与阿里抢市场,但已比阿里晚了7年(在2009年,阿里巴巴已独立阿里云团队,角逐云服务市场)。汤道生说,“现在很清楚了,云业务是腾讯必须要拿下的阵地”。

梳理腾讯的to b业务线还可以发现,不仅是腾讯云,企业微信、财付通、微信支付等产品,似乎都没有绝对优势。

曾有媒体爆料称,马化腾在内部会上说“像干掉来往一样干掉钉钉”。不过,企业微信的成绩至今都还未能令他满意。来自quest mobile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的中国智能移动办公产品中,钉钉活跃用户数排名第一,且超过第二至第十名活跃用户数的总和。

有人认为腾讯并不具备to b的基因。但腾讯不承认自己缺乏to b基因,刘炽平曾说,“很多人说我们只有to c的基因,没有to b的基因,我是不相信这个说法的,你看进化中的成功物种,不是一开始就有那种基因,都是演化出来的。”

在这次调整之前,腾讯也一直在尝试to b。马化腾2013年提出的“互联网+”,就是在关注连接消费者之后,如何把行业和企业也连接起来。

互联网评论人keso对“基因论”也有不同看法,他举了阿里的例子:阿里如今被认为是一家to b和to c都很强的公司,但在早期,阿里巴巴是一家纯粹to b的公司。2003年,阿里巴巴义无反顾地推出了to c的淘宝,压根没考虑是不是具有to c的基因。

不过,2015年阿里也曾面临腾讯如今的局面,这一年,阿里股价下跌22%,而京东上涨39%,京东营业收入增长58%,而阿里仅增长33%。过去三年多来,阿里成功转型,从电商到线下新零售再到本地生活服务,同时配套建设了更底层的基础设施——金融、云计算、物流网络和配送系统,由此形成闭环,创造了一个完整的数字经济体。

还有分析认为,腾讯像美国的联邦制,各业务线的技术架构和数据架构各自独立,关联并不密切,无法形成阿里那样的统一的技术中台和数据中台。

比如,云相关的业务过去分布在sng、mig、cdg、teg等多个bg,这次调整中,这些分散的云相关业务现在被并入csig。而ai能力仍分散在不同bg,比如csig旗下的优图、觅影和自动驾驶,teg旗下的ai lab,微信旗下的ai团队等。

腾讯联合创始人、前cto张志东就曾坦承:“在abc(人工资能、大数据、云计算)时代,因为数据中台建设的缺课蛮多,除了在技术上会造成许多重复发明轮子的现象,在大数据的应用上,带来很重的数据墙和组织墙的问题。”

虽然马化腾前两天在乌镇特意澄清:腾讯内部做过认真的思考——数据中台不能随意打通,这里面涉及太多的隐私,保护好用户的安全和隐私是腾讯的责任。但在这次战略调整中,腾讯还是有了改变:宣布成立技术委员会,打造腾讯技术中台。

结语

“如果哪一天腾讯遇到了更大的挑战,也许就是新的一天开始了。”

《腾讯传》最后一页记录了张志东离任前受访说的这句话,而马化腾也不止一次说过微信只是侥幸拿到的一张2012世界末日的站台票。

危机感曾令腾讯有机会一次次新生,但相比较前两次战略调整,如今的腾讯已有了巨无霸的体量,握着游戏现金牛和作为互联网底层应用的qq和微信,20岁的腾讯能否彻底走出舒适区,拿到通往未来的下一张船票?

新一轮调整的操刀者刘炽平表示,当前腾讯所面临的挑战是周期性的,就像四季轮回。“如果在冬天的时候不断锻炼自己的身体,沉下心来做正确的事情,春天到来的时候会更灿烂的绽放。”

*图片购自视觉中国